註冊 登錄
theZtyle.com 返回首頁
LATEST BLOG

kalvon的個人博客 http://www.theztyle.com/?81364 [Bookmark] [Copy] [分享] [RSS]

博文

春天的澳洲

2018-5-16 16:37

系統分類:Perfume 香水|

  我來到澳洲十五年,已是而立之年的我,因為少女時期在湖南老家聽到過一次昆曲杜麗娘,之後這纏綿悱惻,浪漫柔情,餘音繞梁三日不絕於耳的昆曲,便繚繞於我的內心深處。 現在一得點兒閑,便跟著它悠悠地唱:“嵌雕欄芍藥芽兒淺,一絲絲垂楊線,一丟丟榆英錢,線兒春,甚金錢吊轉。” 杜麗娘在她自家“姹紫嫣紅”的花園裏,“最撩人春色”中懷著情意做了一個春夢,夢中與柳夢梅相愛,夢醒之後不得見,她便為情而堅守她的夢,直至得了相思病,然後鬱鬱而終。四百年前的經典愛情故事,現代的人們聽了,都還在唏噓感慨不已。在澳洲聽昆曲杜麗娘,每每聽到“最撩人春色”,卻覺得奇怪, 我來到澳洲的十幾個春天裏,都不曾體會到過。

  春天的澳洲,氣候宜人,幹淨且漂亮。 高遠的藍天,矗立的松柏,踱著方步的鳥兒,爭相競豔的花朵兒。 各個不同的花園裏,因為花園的主人們來自各個不同的國家,所以也展現著各式各樣的審美觀點與文化:意大利人的講究,法國人的浪漫,英國人的精致,澳洲人的隨意。 但是澳洲的空氣太過幹淨,缺少那種令人迷戀的泥土氣息。 每年的春天裏,我都會嘗試翕動著鼻翼,深深地呼吸,想把泥土的味道從空氣中小心翼翼地辨析出來,就像調酒師那樣,但卻聞不到,所以總是懷著一顆遺憾的心“尋尋覓覓無蹤跡”。 我想澳洲沒有最撩人的春色,是因為缺少泥土的氣息。

  澳洲的花園沒有“最撩人”的春色,抑或是人們缺少麗娘的情懷吧? 少了泥土的腥味兒,少了暖風習面,所以也就少了蒙朧的困倦,少了懷著春夢的主人公,少了夢境中驚人的生生死死相戀的浪漫愛情故事。 就像是中國的古詩詞,翻譯成英文以後,哪怕接近於“准確”,但卻全然沒有了古詩詞的意境與韻味兒,恰似少了靈魂一般,讓人讀得索然無味。 所以澳洲的花園,雖然美得令人贊歎,流連忘返,但沒有那泥土的芬芳,暖風習面的春情,愛與靈魂相結合的碰撞。因此漂亮得昭然若揭,一覽無餘。 沒有了“春如線”的纏綿幽怨的“剪不斷,理還亂,悶無端”的情愫,所以澳洲的花園,也就沒有了“最撩人”的春色。 難怪英文的辭典裏,甚至都沒有這個詞。

  如夢似幻的昆曲,常常用它那幾百年前的柔婉清麗的水磨調感動著我,用它那嫋嫋的水袖牽引著我的靈魂,魂牽夢繞到在國內時舊式大院內少女愛做夢的時代。 此時雖然已是而立之年的女人,身在異國他鄉,人生的酸甜苦辣什么都嘗試過,但也從未停止過做夢。 好在澳洲的悠閑跟國內匆忙的現狀相比,生活的節奏是慢了兩拍,所以我總會有一時兩刻的閑暇,伴隨昆曲的悠揚,領悟昆曲裏如影如幻的夢,回味我生活中已經實現的夢,憧憬著我生活中還有好多想要實現的夢。 現在還在夢中的我,在似醒非醒之間,與彼時愛做夢的少女,時空相隔幾十年,峰回路轉,百折千回,浮塵掠影,恍若隔世。 兩個世界中的時空輾轉與輪回,極像一個萬花筒,把我人生中不同的回憶夢幻般片片切開,每一張不同的畫面在絢爛的幻燈裏顛來倒去。 記憶中斑駁的越來越斑駁,清晰的越來越清晰。

  記憶被切換到我的少女時代:我的父母退休前都是老師,而以前的老師是被要求住校的。所以我十八歲以前都是在一座舊式的經過改造的學校中緩緩度過。說它舊式,據說它是解放前一個唐姓的本地大地主家的宅院。 說緩緩度過,是當時生活的節奏很慢,單調乏味,漫長的學習時間與漫長的寒暑假漫無邊際地交替著。 “文化大革命”結束後的時代,記憶中的課本很乏味,灰色的生活沒有顏色,甚至很無聊。

  宅子的庭院非常大,雕欄畫棟,曲徑通幽。兒時最深刻的記憶畫面,只定格與牽掛了每一年的早春時節,前院中的一棵紫荊花樹。某一天不經意之間,我會被它銀裝素裹之下雪藏的美麗深深地震驚:我突然發現被冰雪包裹的枝幹的下方,隱隱約約地透著紫紅的顏色,星星點點地折射冰雪的光芒。 此時此刻,第一次聽到的昆曲杜麗娘從收音機裏若隱若現地飄了過來,柔曼優美,一歎三詠,夢幻般地穿透雕欄畫棟,她“猶抱琵琶半遮面”似的唱詞在我的耳朵裏縈繞。 婉麗曼妙的唱腔與我倒抽的冷氣刹那間交織在一起,停留在我的喉嚨與胸腔,我在寒凍中無法呼吸。 我一邊聽著曲子, 一邊睜著眼睛挽留冰雪包裹的幽幽的紫色的花骨朵兒,我會生怕頃刻之間,到樂曲終了的時候,她們也會收起嫋娜翩躚的舞姿,停留在枝幹上,化為蝴蝶,離我而去!

  記得在那以前,我知道“春色撩人”出自陸遊的詩句“桃花爛漫杏花稀,春色撩人不忍為”,但卻不解其意。 雖然我從沒見過杏花稀,但見過粉色桃花爛漫,金黃稻花逐浪。但愚鈍之時就是不能理解春色還能“撩人”。 這種感覺跟後來在澳洲的感覺又是不一樣的。 之後不久聽到昆曲杜麗娘,它所描繪的深情動人至痛徹心肺的愛情故事使我懂得了麗娘的情懷。 從此我也深深地明白,陸遊詩句裏春色的“撩人”與麗娘的懷著春夢的“撩人”,應該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心境吧!我無從知曉陸遊當時的心情,可能是景色太美,引起了他的注意與興致。而麗娘的,則已然是她自己有了“關關睢鳩”的感懷,她先有了“撩人”的春情,之後才會覺得,花園裏的春色也是“撩人”的。

  多少個春夏秋冬輪回,四季變幻! 隨著澳洲的春景又勾勒出了一幅美麗動態的圖畫,我的院裏也不示弱地開滿了爭芬的杜鵑,冷豔的茶花,嫋嫋婷婷的蘭花。我卻屢屢思念起那株故鄉的寒風中,被盈盈剔透的白雪半裹著的豐姿綽約的紫荊,凜冽中透著灼人的裹不住的嬌豔。 多么撩人的春色! 我隨即將“滿園春色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改成:“滿枝花夢棲雪意,含苞初放惹春情”。 昆曲中的麗娘,好似那棵美麗優雅的紫荊,親切得就像我少女時的夥伴。 我是如此地被它當年的情愫打動,“雜英紛已積,含芳獨暮春;還如故園樹,忽憶故園人”。 思念的情緒因為那根植在遙遠故園的紫荊魂牽而夢繞。

  那絲絲縷縷的春兒線“撩”出一幅花園裏永恒的姹紫嫣紅,“撩”出湯顯祖膾炙人口的戲劇《牡丹亭》, 也“撩”出柔美的昆曲杜麗娘和她執著的愛情,更“撩”出人們久違的僵硬的靈魂,在如夢似幻的昆曲夢境裏無限憧憬。愛情是由三個面的三維體組成的,一面是愛,一面是情,還有一面連現代人都一提及就羞答答的,是欲望。 我們不知古人對愛情的表達方式也是三維體的,通過杜麗娘的昆曲,隱晦著蜿蜒著纏綿著咿呀著。 但那五個字的唱腔確實表達人們最誠摯的三維愛情,那就是:最撩人春色。


論壇地址: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71242

2899

0

0

SocialTwist Tell-a-Friend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Private Message
驗證碼 換一個

膚質:油性

髮質:乾性

專業指數:0

評級了:0

心動了:0

戰利品:0

Archiver|手機版|Privacy Statement|Terms Of Use|Contact Us

GMT+8, 2018-5-26 08:12

Powered by theztyle.com

© 2008-2014 The Ztyl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