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theZtyle.com 返回首頁
LATEST BLOG

eleven的個人博客 http://www.theztyle.com/?64 [Bookmark] [Copy] [分享] [RSS]

博文

《拉貝日記》:中國版《辛德勒名單》

2009-4-30 10:26

個人分類:Movie|系統分類:Movie|

  辛德勒和拉貝,兩個德國人,一個在波蘭,一個在中國,分別在德軍和日軍的刺刀之下,以盡可能最大的努力,前者通過工廠需要熟練工人,後者建立國際安全區,拯救了鐵蹄下無處可逃的猶太人和中國人。《拉貝日記》便是中國版的《辛德勒名單》,奧斯卡·辛德勒(Oskar Schindler)和約翰·拉貝(John H. D. Rabe)便是兵連禍結之中的彌賽亞,是他們的出現改變了無數人的歷史,也是他們給了那段歷史一定的燭光,並非絕對意義上的漆黑一團。《拉貝日記》可以說是中國版的《辛德勒名單》,但要從拯救人數和行為難度來講,辛德勒是小小的拉貝。

《拉貝日記》
 

《辛德勒名單》
  1、相同的生命軌跡
  從政治和人性等角度上考量,辛德勒和拉貝做得已經無愧於心,我們不能要求他們救下所有的人。在《拉貝日記》看片會後,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戰役,在各大戰場的初期階段有著各種“奇怪”和“綏靖”的坐視不管,不僅袖手而且拒絕可能的幫助。相對比日本人在中國各地持續不斷的殺戮中國人、德國和蘇聯競賽般的屠殺猶太人和波蘭人,拉貝和辛德勒都是孤軍奮戰,僅有極少數人的支持,這些人,這些事,是大範圍創傷性記憶中的少許補償,他們是“義人”,是拯救者,是意外閃現的彌賽亞。那些深埋的記憶在二戰勝利60周年前後才逐漸清晰起來,他們的事跡被重新發現,從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導演的《辛德勒名單》到佛羅瑞-加侖伯格導演的《拉貝日記》,義人們的拯救弱者的歷程和他們個人的人生歸宿都是那麼的相似。
  在對比拉貝和辛德勒之前,我要再提三個名字。他們同樣在極端困難的環境中做出了具有相當風險的奉獻。他們是兩個中國人和一個日本人,中國人並沒有冷眼旁觀。何鳳山作為中華民國駐奧地利總領事館的負責人,他至少向猶太人發放了數千份的生命簽證,是二戰中拯救猶太人最多的義人。錢秀玲在比利時被稱為“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因為她至少通過與當地黨衛軍駐軍司令的私交而營救了一百名以上的地下抵抗者。而杉原千畝是日本駐立陶宛代領事,他向猶太人發放了2千份以上的生命簽證。何鳳山和杉原千畝分別的聲名並不顯揚,盡管後來他們被補償性的說成是中國版和日本版的辛德勒,事實上辛德勒拯救的猶太人總數大約在1200名,當然我們不能僅以數字來判斷一些問題,而拉貝為首的安全區則為20余萬中國人提供了人道主義庇護。而上海則是歐洲猶太人的福音之地,在英國、法國、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家做奇怪狀的時候,遠東這個城市歡迎猶太人的到來。國民政府也表現出開放和包容的一面,他們通過了猶太人移民中國並建立特殊區域的計劃,雖然被急速發展的二戰進程所打斷。
  以上五人,除了錢秀玲是位女性並且在二戰之後留在比利時,其他四個男人都返回了各自的祖國。他們的命運太過於相仿,首先都被質疑,身份、企圖和利益,多數都曾經進入監獄或者被排擠,默默無聞的生存,窮困潦倒且不聲張自己的事跡,家人或完全不知或接連故去,在寂寞或恬淡中度過余生,尤其以拉貝和辛德勒最為淒慘。
  2、高度的人道主義精神
  免於恐懼的自由,本身是人作為人的最低要求。但是鐵血的不區分的殺戮,往往是將某個民族、國家、信仰等等作為擊中目標來消滅,二戰之中中國人、猶太人和波蘭人等就受到這種待遇。在這種沒有任何回旋余地的懲戒面前,連吳思發現的“血酬定律”在不對等的戰爭狀態下都完全失去其意義,他們甚至連廉價和免費的勞動力的資格都不可能。猶太人可以用來做肥皂,波蘭軍官當然應該嫁禍給德國人,而中國人是在浪費糧食,沒有談判就沒有價格、尊嚴,在《辛德勒名單》和《卡廷慘案》中我們看到猶太人和波蘭人的麻木,他們徹底失去了家園和國土。《拉貝日記》中,中國人還是有希望的,中國還在抵抗,還有後方,還有八年。
  “奧斯維辛之後寫詩是野蠻的”,這是德國哲學家泰奧多·阿多諾在1955年出版的文集《棱鏡》中提出的名言。奧斯維辛在波蘭古都克拉科夫附近,因納粹德國在此建立集中營並屠殺了上百萬猶太平民而成為納粹暴行的代表和象征。辛德勒的工廠就在其附近,他以各種理由招募猶太人,否則他們會即刻被送入焚化爐。
  《辛德勒的名單》真實的再現了德國企業家奧斯卡·辛德勒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保護1200名猶太人免法西斯殺害的,真實的歷史事件。《辛德勒的名單》成為全球最矚目的影片,其思想的嚴肅性和非凡的藝術表現氣質都達到了幾乎令人難以超越的深度。描寫猶太人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期遭受集體屠殺的影片過去也拍過不少,但是以德國人良知覺醒並且不惜冒生命危險反叛納粹,營救猶太人的真實故事片,這還是第一部。影片中,辛德勒開始時並不是位英雄,為什麼最後他成了一名英雄,影片並未作出解答--所表現的只是他的行為。
  在二戰結束之後,剩下的生者把假牙融化取出銀子打鑄成一個質樸的戒指,上面用希伯萊文刻了一句經文:“凡救一命,即救全世界。”與《辛德勒名單》一樣,《拉貝日記》的精神也是深邃的,也是探尋和謳歌在特殊環境中的人性發展軌跡,在表現人性力量方面非常震撼,深具史詩電影的格局,而在營造情緒上具有歐洲電影的有條不紊娓娓道來的風格。
  辛德勒的故事是來自於湯瑪斯·肯納利《辛德勒的方舟》一書,而《拉貝日記》則是根據拉貝本人的日記。約翰·拉貝親身目擊南京大屠殺,並以日記的形式做出記錄。時間跨度從1937年9月到1938年2月。在寫作日記之外,拉貝還保存了80多張現場拍攝的照片,並對這些照片作了翔實說明。拉貝是南京安全區的發起人之一,並擔任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主席。他是德國納粹黨南京小組代理,這特殊身份使他的記述具有別人難以代替的作用。拉貝當時活動的範圍主要在南京安全區內,因此《拉貝日記》不可能對南京大屠殺的全過程作出完整的系統的論斷和估計,然而《拉貝日記》仍然被認為具有很重要的史料價值。
  辛德勒通過賄賂有關部門的人員,來維持工廠的“運轉”,特別是那些女人和兒童得到了生存的機會。他表面上以貪婪和追逐利潤的方式來麻痹黨衛軍,實際上暗藏玄機,辛德勒周旋的非常累,最終他自責沒能夠降低自己的生活來多拯救更多的猶太人,實際上他要想將人道主義堅持下去,必須以那種資本家的面目出現。拉貝的麻煩更大,安全區甚至時刻都有被取消的危險。
  1937年11月22日,日軍攻破南京防線前夕,留駐南京的外國人為給來不及撤退的中國難民提供避難所,決定仿照de Besange神父在上海建立南市安全區的模式建立一個“南京安全區”。他們成立了名為“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的私人機構,推舉西門子洋行駐南京代表約翰·拉貝任主席,而拉貝在回國之前的最後時刻決定擔任這一職務。
  誰也沒有和日本人打交道的經驗,盡管名義上德國和日本是盟國。國際委員會劃定的南京安全區以美國駐華大使館所在地和金陵大學、金陵女子文理學院、金陵神學院、金陵中學、鼓樓醫院等教會機構為中心,占地約3.86平方公裏,四面以馬路為界。中國政府承認了安全區,承諾實現安全區的非軍事化,並且提供給國際委員會現金、糧食和警察。日本方面拒絕承認安全區,但是表示只要安全區沒有中國軍隊駐紮,日軍不會攻擊安全區。然而事實上,有相當沒來得及撤退的士兵進入安全區,有的甚至還穿著軍裝。拉貝的壓力非常巨大,他必須應對隨時出現的各種麻煩,但是中國助手都被日軍斬首,溝通都成為難題。
  3、歷史不容漠視
  以陸軍大將松井石根和陸軍中將朝香宮鳩彥王為首的日軍全面占領南京後,並未遵守與國際委員會的約定,強行闖入安全區,劫掠財物、奸淫婦女,大肆抓捕青壯年並予殺害。拉貝等人就此多次向日本大使館及日軍當局提出抗議,要求按國際慣例對安全區予以保護,但是日軍暴行並未收斂。國際委員會及國際紅十字會南京委員會的成員,冒著生命危險,在日軍對南京城長達數月的屠殺中保護了數十萬中國難民的生命。1938年1月底,日軍強迫安全區內難民還家,並聲稱已經恢復了南京城的秩序,但實際上殺戮依然在繼續。2月18日,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被迫改稱“南京國際救濟委員會”,國際委員會及難民區不復存在,最後一批難民營被迫於1938年5月關閉。
  國際安全區之外持續至少六周的屠城(包括屠殺、強奸、搶掠、焚燒。因有上峰的命令,日軍失去了罪惡感),導致大約30萬中國人被殺害。國際安全區之內,至少保護了20萬中國人的生命。南京軍事法庭提出遇難者總人數在30萬人以上,這一數字在中國被普遍接受,並被刻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的石壁上。而在日本,公眾對南京大屠殺的認識卻存在著廣泛不同的情緒及觀點,尤其是保守派,認為南京大屠殺是被誇大、甚至是憑空捏造的反日外交工具,也有人認為否認南京大屠殺是歷史修正主義、否認主義的表現。具體到對遇難人數的研究上,日本學界的估計從二十萬以上、四萬人以上、到數百人不等,還有南京大屠殺“不存在”之說。由於日本人對南京大屠殺的意見有著廣泛的分歧,因此視乎講話者的觀點,南京大屠殺可能被稱為“南京大虐殺”、“南京虐殺”及“南京事件”等。中日之間對南京大屠殺等日軍侵略戰爭歷史的認識的分歧,是中日關系中存在的重要問題之一,無論是政府還是民間的超限課題。
  就在《拉貝日記》和《南京,南京》之前,便有兩部截然不同視角的電影。《南京》又名《被遺忘的1937》或《南京浩劫》,由中、英、美三國共同投資拍攝的一部反映南京大屠殺歷史的紀錄片。片中演員扮演當年見證南京大屠殺的西方人士,整理了他們的日記,以口述的形式做影片主線,加入對幸存者的訪談和大量珍貴歷史資料,對南京大屠殺歷史進行回顧。 而日本人拍攝的所謂《南京真相》,水島總導演,認為南京大屠殺“是當年蔣介石政府捏造的謊言”。
  我們不能漠視歷史被肆意塗寫,就要更加珍攝拉貝等人所作出的偉大事跡。1938年2月21日,拉貝回國。拉貝回到德國後經常發表演講,揭露日軍在南京的瘋狂暴行,遭到蓋世太保的迫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拉貝因曾是納粹黨員而被先後蘇聯和英國逮捕。在與蘇聯朱可夫元帥面談之後,證實他沒有犯錯之後,他在1946年六月被同盟國去納粹化和釋放,生活拮據。宋美齡在戰後尋找到拉貝一家,鑒於在南京時的功績,他因而得到國民政府和南京民眾每月金錢和糧食接濟,辛德勒也是如此。1950年拉貝於西柏林逝世,日記資料由他的孫子保存。1997年他的墓碑由柏林搬到南京。拉貝在中國工作和生活了三十年,我們可以把他看作是中國人,他既是中國版的辛德勒,也最終的精神歸宿之地也是南京。
 

  文:雲飛揚

我們都推薦這篇博文 (1個推薦)

1164

0

1

SocialTwist Tell-a-Friend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Private Message
驗證碼 換一個

專業指數:0

評級了:0

心動了:0

戰利品:0

Archiver|手機版|Privacy Statement|Terms Of Use|Contact Us

GMT+8, 2020-10-31 10:00

Powered by theztyle.com

© 2008-2014 The Ztyle.

TOP